头像@数字[微博@桃屋数字]
微博@金李太太 晋江@司南Rein
正在养老的八十岁深山老狗

就是想问问印个怜美相关的文集会不会有人想要

应该不会有多少新内容,大多数你们都能在我lof里看见。到时候应该是先开预售。

〖Chloe〗更改世界线

文/Rein


被扭在一起的藤蔓勾住了挎包,从藤蔓手里把包抢回来的同时惊动了草里的蛇,虽然对方没有追过来,但逃跑的时候踩到了某只受惊的兔子留下来的果冻,于是摔倒在地,扭伤了脚,长袜和裙子也变得一塌糊涂。


糟透了,她想到。


即使是脚踝的疼痛也无法阻止此刻她清楚地意识到穿着皮鞋和裙子待在野外是一件多么凄惨无比的事情,更不用说此刻拖着受伤的脚,她还得提防好似长满全世界葵花怪喷葵花籽过来。


一瘸一拐地寻找能够作为暂时栖身的地方对于克洛伊来说有些太浪费体力。很快汗水从她额头啪嗒啪嗒落在地上。在她身边,同样缓慢移动的奥斯汀有些不耐烦的模样。她喘得厉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蹲下来拍拍...

〖旧物〗笼女

文/Rein

囚服对于姬怜美有莫大的新鲜感。

粗糙的布料时刻提醒着她现在被束缚的事实。

她满不在乎地笑。

*

坐在床垫上通过昏暗的光线来观察束缚住自己的手铐和脚镣,冰冷的金属已经染上了微热的温度,姬怜美晃动着双腿使得脚镣上锁链碰撞发出声响,清脆的声响撞在牢房密不透风的墙壁上,又被弹开,反复几次之后才消散于空气中。

唯一能透进光来的窗户几乎要碰到天花板,风从拦在窗口的钢铁间的缝隙灌进牢房里,在雾气中能被看得清轨迹的光的来源是伫立在监狱里的灯柱上高挂的灯。

这样的景象一点儿也不陌生。姬怜美仰头望着缓缓流动的雾气,想到了某个穿着蓝色洋装坐在黑暗房间的角落里抱着膝盖没用地哭泣的小鬼。那...

〖旧物〗存在的必要性

*王储视角

文/Rein


她用枪抵住我脑袋的前一天,我还在为她钻研一堆剧情都差不多的爱情小说。


至今我也还在钻研,但没找着适用于她身上的任何一种令人牙酸的罗曼蒂克的东西。


“什么事?”我按住左眼那跳个不停的眼睑,把泛着一股子油墨味的书扔在一边,看着他走至我面前。


“我以为王储已经沉浸在美妙的爱情世界里无法自拔了。”他一如既往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一直没出来过,”我向他摊开手,以无所谓的语气掩饰看见他的不耐烦,“那么离博士,你来的目的?”


他的橡胶手套和头发一样白得发亮,领边的红色像是要燃起来一般,晃眼得使我不得不眯起了眼睛。


“对于间谍姬怜美小姐的...

〖旧物〗谎言

文/Rein


姬怜美有理由相信她长得像极了她的母亲,也有理由相信她的生父和叫姬乔翰的男人毫无关系。那是一头漂亮的绿卷发和一双娇艳美好的红蔷薇亲吻过的眼睛,而姬乔翰褐发褐眸。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点。


可不管怎样她也并不相信。姬怜美知道,在自己病殃殃地躺在床上等待死神拿着他的镰刀来做客的时候,她也会坚信姬怜美是姬乔翰的孩子。是姬乔翰唯一的,最亲爱的女儿。


*


她一直对她还是女童时的事耿耿于怀,虽然姬怜美从不提及这些事,但他明了于心。是两人尚且天真时一瞬的对视,彼此的目光都到达清澈的水底将之尽收眼底。


葳斯基不得不在意姬怜美。

并非是男性对美丽女性的留意,或是有对姬怜美有...

〖祁一念〗个人线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56678

不搬过来了,慢慢写。

〖短完〗无法修正

文/Rein


因为你的父亲是我的父亲的朋友,我父亲过世后,我似乎是理所应当地在你父亲的带领下进入你种满玫瑰的庭院里。

年幼的我在那里遇见年幼的你。

起初我们互不相识。

早晨你在落满阳光的窗边看我,正午我见到在庭院里看书的你,黄昏时我们一起吃下的是干巴巴的面包和噎住脖子的干酪。

数日后我同你打招呼,你也知道我的名字。

因为是同类,我们很快便成为了朋友。

你先我到学校去念书,我在你的庭院里待了几年,然后我到军校里去。

我在学校里有了新的朋友,你回到我身边,一个人。

那时候炮火毁坏一切,你没有了庭院,也没有红玫瑰了。

我们还在一起。

在你那唯一的亲人过世后,只剩我们二人。

即便如此,我们依旧在一起。

我进入联军之中,...

〖短完〗荆棘头冠



文/Rein


当葳斯基·卡列金乘上联军的飞船时,姬怜美正仰头站在他打破的窗前。窗外的人造天空一直是澄澈的蓝色。蓝色的天空中留有飞船的白色尾迹。


飞船上将出现如何无关任何人痛痒的感人至深的场面,姬怜美一点儿也不在意。比起想象那无意义的画面,不如思考怎样应对接下来的麻烦。由联军引起的动乱该怎样收场才好,姬怜美是知道的。她不用思考也知道,这一定要靠她拿着白手绢,在镜头前落泪如雨,然后说些转移视线的无关紧要的话。


她几乎要叹气。粉饰太平的工作不管在联军或是帝国中都属于自己。


“怜美小姐来做的话,必定会掩饰得完美无缺吧。”他们这样轻松地说着,将一切都扔到她那边,仿佛...

〖短完〗杀人鬼和造物主

文/Rein


最初主动加入那个男人的队伍的,是与男人年龄相仿的青年。


旅行途中的青年遇见那个男人,两人发现彼此都爱好同一种运动,便相约于傍晚在河畔边比赛一场。

青年败北,并为青年所没有见过的强大力量而被男人所折服。

“你的身体素质和心都很不错,”红眼睛的男人夸奖青年,“你以后一定会变得更强”。


夕阳陈旧的红色落在河水里,波光粼粼的红色河面在男人身后与男人眼睛中的光一同闪耀。


青年决心追随红眼睛的男人。

他们便一同上路了。


*


跟着那个男人去了很多地方,青年知道男人在调查许多事情。

是关于古老的神秘的力量的事。

是关于人的“身”与“心”如何完美相容的事。

是关于“心”如何...

〖短完〗关于魔女小姐

文/Rein


姬怜美小姐是魔女。


人们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傍晚粉色的云霞浮于天际,水滴从玫瑰花叶上滴落在地的时候。

大陆上的人们都喜欢姬怜美小姐。

大家爱看魔法的光辉在她的指尖闪烁,爱看她长长的卷发和娇艳的眼睛。

连人类贵族们也常请姬怜美小姐去城堡中一同度过下午茶时光。


姬怜美小姐对一切都感到毫无乐趣。


姬怜美小姐坐在窗边,拄着下巴,望着自己的庭院。

她指尖的光芒让花开放了,她叹了口气。

姬怜美小姐一挥手,花又谢了,她又叹一口气。

她存在的时间太久了,没有什么可以打动她的心。


姬怜美小姐感到自己的生活了无乐趣。

但她最近有了在意的事情。


人们不把姬怜美小姐当作魔女。

他们觉得她...

1 / 8

© Rein | Powered by LOFTER